当前位置: 迪庆/ 热点新闻
再回香格里拉“5·8”森林火灾现场
雪域之上 烈火中绽放格桑花
2017-07-26 09:57:55   来源:云南网
分享至:

面对烈火,你是前进还是后退?这是一道选择题。

7月6日,香格里拉“5·8”森林火灾已经过去近两月。在这场火灾中,香格里拉市市长陈群、香格里拉市林业局局长杨林、香格里拉市森林防火指挥部指挥长鲍国军受伤,被送至昆明治疗。

云南网记者行经昆明、迪庆两地,采访火灾中受伤的伤员以及火灾亲历者,还原火场细节,还原那以你心换我心的真情以及烈火考验忠诚的真实事件,还原烈火中的坚守迪庆精神的生动群像。

雷击火点燃了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

5月8日,大约是下午16时许,一声响雷,点燃了香格里拉市三坝乡哈巴村附近一处悬崖上的枯树。枯树燃烧、倒下,黑烟滚滚,火势悄然蔓延开来。

起火点附近就是海拔5000多米美丽的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。约18时45分,香格里拉市收到了村民的火情报告:“喂喂……是市森林防火指挥部吗?我们这儿着火了!”

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内,分布着多种珍稀植物;滇金丝猴、喜马拉雅旱獭、小熊猫等数十种珍稀动物也流连其中;自然保护区域内还分布着众多的高山冰湖群,高山冰碛湖(黑海、黄海、湾海)则是大理冰期时的古冰斗积水而形成的冰川遗迹,是“三江并流”地区内唯一的“大理冰期”冰川遗迹分布区。

这样一个自然保护区,说是全人类的宝贵遗产也不为过。灾情层层汇报,直达香格里拉市市长陈群。

其他两位副市长都外出去开展虫草季节的维稳工作去了。陈群重感冒,接到汇报火情的电话后,立刻部署要求三坝乡组织干部职工和群众展开扑救;要求市林业局及时启动森林防火应急预案。

现场反馈回来的情况让人担忧:火灾现场地势险峻,山势陡峭。救援队伍设置了防火隔离带,防止火势蔓延。然而,有一处着火的悬崖地段,人员无法靠近,扑救面临困难,请求支援。

香格里拉市委市政府快速研究讨论之后,把陈群派去了火场一线指导扑救工作。

在烈火面前无人后退

火灾发生地距离香格里拉市有100多公里的距离,山高路陡。陈群二话没说,带着工作人员直奔哈巴雪山而去。

路上,他一面向一线的扑救人员了解现场情况、收集风势等信息;一面协调、部署扑救工作。

现场火势已经基本得到控制,并未蔓延出隔离带。火场里一处叫白马崖的地方过于险峻,扑救人员上不去,各方协调直升飞机从空中协助扑救。

9日下午16时左右,陈群赶到了火灾扑救的临时指挥部。烈火熊熊,消防官兵、森林警察和村民们在烈火面前毫不退却,奋力扑救。

香格里拉林业局局长杨林、香格里拉市森林防火指挥部指挥长鲍国军等人均已在现场。

杨林把自己的手机交给工作人员和直升机上的人员联络,发送位置坐标。就是这个动作,让他在之后的受伤混乱中和其他人失去联系。

鲍国军指挥着救援人员参与灭火。救援人员已经奋战许久,又饿又累,有的人已经熬了一个晚上了,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有丝毫松懈。如果大火扑进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,漫山遍野的森林遭受损失,生态被破坏,旅游资源也将损失惨重。

要去到火场一线 才能了解情况

再次核实了解了现场情况后,就在火场旁边,大家组织成立了以陈群为首的扑救火灾前线指挥部。陈群提出了3点要求:继续组织村民上山扑救,确保扑救人员充足;全力做好后勤保障工作;及时上报火灾相关信息。

部署完有关的工作,陈群、杨林、鲍国军等人去了火场一线。

陈群说:“当时是不放心,火场附近就是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,山上的群众也很多,需要撤离。人员都在隔离带附近扑救。万一中间出现一个小缺口,火就会烧进自然保护区里面去,损失就大了。”

在火场一线,陈群组织大家把群众分成两组,一组留下配合森警官兵清除防火隔离带内被砍的林木,并沿火线向里清理余火,一部分下山背水继续为火点、烟点彻底清理提供保障。

他还安排了人去对面山上观察火情,组织把森林大队分成三个中队分别沿三个火线进行严防死守。他自己则带着杨林、鲍国军等人继续巡查。

“火场是要去的,要去了解情况,火势、风向、扑救情况等等,只有清楚地了解这些,才能确保工作不出错。我自己是肯定要去的,要让别人认真负责,我自己先要做出个样子来。‘给我上’和‘跟我上’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

烈火包围了众人 群众安全了

临走,陈群还反复提醒,组织人员扑救时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可谁知道,变故偏偏在他自己身上发生了。

陈群、杨林、鲍国军等人一路沿着火场一线巡查,提醒群众和消防、森警官兵注意安全。行经一处小坡,变故斗生,一阵风卷着火焰向着人群扑来。风向飘忽不定,火势猛烈。前面是消防官兵,身后是群众。陈群大喊:“赶紧撤、赶紧撤!”

大家跌跌撞撞地往下撤,群众安全离开火焰的范围,其他人却来不及撤离了。消防官兵身着防护服未受重伤,穿着便服的陈群、杨林、鲍国军被火焰包围了。

且听见一声“卧倒”,陈群立刻卧倒,但是火焰还是点燃了衣服。脚下的泥土、石块被大火烧得滚烫,还有石桩、木桩等阻隔,但是被火旋风包围的人们已经顾不得了,凭着求生的本能冲出了包围圈,拼命扑灭身上的火。

杨林也顺着本能卧倒。“旁边有个消防官兵扑在我身上,我就听见火苗刷刷地从他身上烧过的声音,幸好消防官兵有防火服,没有造成重伤。”

鲍国军后来讲述,“卧倒”是自己喊的。他说“我那时候是想,他们俩人没有经验,不知道要怎么应对,就先喊他们卧倒。在火里,说真的,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爬出来的。”

伤势严重 目睹者忍不住落泪

陈群全身衣物基本被烧焦,右脸和右半身多处被烧伤,右眼几乎看不清东西。杨林的右手、侧脸和耳朵被烧伤。鲍国军头上、手上、身上多处烧伤,右耳烧伤得特别严重,嗓子也被烟呛了,疼了很多天。

后来,经医院诊断陈群为三度烧伤,脸部、右手、背部、臀部、右小腿等全身烧伤面积达18%,其他两位同志的烧伤面积均达10%左右。

由于现场混乱,杨林一度时期和陈群、鲍国军失去联系。杨林说:“他们两个一直在联系我,担心我被烧死了。他们衣服被烧焦了,粘在身上,脸上、手上,身上多处被烧伤,很严重。”

陈群、鲍国军请周围的人赶紧去寻找杨林,直到确定没有其他人员走失,三人婉拒了村民们送下山的建议,再次交代了安全等相关事项,强忍着剧痛慢慢下山,乘车前往指挥部对伤口进行简单处理。

在山下的临时指挥所,医生对三人的伤情进行了简单处理。杨林说:“当时伤口是麻木的,都不知道痛。”

然而,周围的人看到三人的伤势,却是忍不住落泪。村民们拿来了水和当地治疗烧伤的青刺果油,帮助缓解疼痛。哈巴村原村委会主任段海胜在村里开了一家宾馆,拿了棉衣、毛巾、拖鞋、毛毯、被子等给他们在送医途中使用。

紧急送医 除了他们,没有群众受伤

因为伤势严重,经过简单包扎后,受伤的陈群、杨林、鲍国军被送往昆明治疗。一路上,陈群还在交代市政府近期的重点工作和火灾的扑救事宜。

亲历这次事件的哈巴村护林员包秀军回忆说,陈群离开时,还在鼓励村民和现场的官兵积极扑救,说如果森林被烧了,发展乡村旅游的哈巴村就“完了”,没有茂密的森林,游客不再来哈巴村,村民们就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收入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原本麻木的伤口感觉到了疼痛。陈群腿上、身上受伤,一路趴在车子、飞机的椅背上,痛得浑身发抖。鲍国军在飞机上只能把头抵在前排座椅的椅背上,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流。

一路显得特别难熬,5月10日凌晨2时左右,陈群、杨林、鲍国军住进了昆医附二院。

经诊断,陈群为三度烧伤,脸部、右手、背部、臀部、右小腿等全身烧伤面积达18%,其他两位同志的烧伤面积均达10%左右。

医院方面立刻展开了救治。陈群先后接受了两次手术治疗,目前还在住院中。鲍国军接受了一次手术治疗,正在做康复训练。杨林已经康复出院。

在哈巴雪山附近肆虐的大火也在5月10日24时左右明火全部被扑灭,整个火场转入清理余火阶段,有效控制了火势蔓延。

知道火灾被扑灭,在医院治疗的3个人也松了一口气。火灾过火面积2.66公顷、受害总面积0.93公顷,没有群众伤亡。

真心换得真心 各种形式送上祝福

得知陈群、杨林和鲍国军受伤,火场附近村庄的村民们表示想来看望,感谢他们为保住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所做的一切。其他社会各界和基层代表也希望能来看望,借此机会感谢香格里拉领导干部多年来所做的各方面的工作。

最终,村民们和基层工作人员选了代表,以藏族人家的最高礼节——哈达来表达了自己的谢意。其他领导干部、工作人员利用周末、开会、培训的机会和间隙前来探望。

也有的人通过短信、微信表达了问候。这些信息的发送人,有的他们认识,有的他们不认识;有的是同事、亲朋,有的是村民群众。这些信息现在还保存在他们的手机上,简单朴实的问候和祝福透着浓浓的暖意。

陈群很感动,说基层工作就是这样,真心换真心,平时工作做到位,作风踏实,贴近民心,群众就记得你。杨林在提及和翻看这些时几度哽咽,反复说着:“我太感动了。”

从你心到我心 不后悔冲在前面

群众极朴实真诚的心意,也让他们更加坚定了冲在一线,真心实意为群众办事的决心。

在病床上,陈群还在记挂着其他的各项工作,反复说,这次扑灭火灾是很多人共同的努力,平时香格里拉的各级领导干部作风就非常踏实,实实在在为群众办事,有什么困难都是冲在第一线。

他说,现在香格里拉的城市建设、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改变都非常大,和云南能投等企业也开展了诸多的合作。香格里拉正变得越来越好,这是他更希望外界了解和关注到的。

杨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反复说很后怕,但是伤愈出院后依然坚守在岗位上。他说,自己过去是在乡镇搞基层工作,调到现在的岗位上已经有2年多时间。平时扑救山火的次数也非常多。这次没有群众在火灾中受伤,而且也顺利保住了哈巴雪山自然保护区,保住了哈巴村数千村民发展旅游致富的宝贵资本。尽管付出了代价,但是自己担起了党员干部应担负的责任。

鲍国军受伤后,根本不敢告诉老母亲,怕母亲受刺激,于是联合妻儿,编了个学习培训的谎话。烧伤格外疼痛,但是和母亲通电话时,鲍国军装出很“强悍”的样子,用轻松的语气时说自己被派到昆明学习培训了,不需要多久就能回家了。鲍国军说,自己没有后悔过。他是去年12月份才调到森林防火指挥部,之前一直在乡镇上工作。“组织派我到哪里去,我就到哪里去。既然干了这份工作,肯定要忠于职守。”

烈火给他们留下了代表勇敢的勋章,也像一面镜子真实反映他们雪山一样纯粹的灵魂、伟岸如雪域的精神。与之辉映的,是当地群众真诚炽热的心意。如鱼得水,共荣共生,就是这样的。

云南网 记者 范春艳

相关连接:

【香格里拉“5·8”森林火灾系列报道】亲历者包秀军:老百姓的感动是实实在在的

【香格里拉“5·8”森林火灾系列报道】一封未寄出的感谢信

【香格里拉“5·8”森林火灾系列报道】亲历者包秀军:老百姓的感动是实实在在的

再回香格里拉“5·8”森林火灾现场雪域之上 烈火中绽放格桑花

 

责任编辑: 朱清然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网友评论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